首页 >> 评论 >> 学海观潮
中国经济逆势增长的内在逻辑
2017年03月07日 15:1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君荣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道路对全球经济贡献卓著《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中国经济可以说是逆势增长,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发布的数据看,甚至超过了后发优势较强的印度。另外,随着经济增长,通过双边贸易,中国为这些国家的出口带来了中国的市场需求,为这些国家的进口带去了中国的技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体现优质决策变量《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经济在内外环境交迫背景下逆势增长,离不开宏观调控的有效部署。《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中国经济逆势增长,增长率成为全球第一名。乐观谨慎稳中求进《中国社会科学报》:关于中国经济增长的周期论,我们总是说,要重视周期,但也不唯周期论。

关键词:中国经济;曹和平;经济增长;中国社会科学报;发展经济学;收入;供给;陷阱;凯恩斯;力量

作者简介:

   原题:中国经济逆势增长的内在逻辑——访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

 

  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准确把握全球经济发展大势,深入研究经济规律,指引着中国经济行稳致远。在全球经济整体复苏乏力的背景下,2017年1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世界经济展望》的报告,其中有一组预测数据迅速引起了全球舆论的关注:中国经济2016年增长速度超过印度,位列第一。中国经济增长的内在逻辑是什么?本期学海观潮专访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对此展开探讨。

  中国道路对全球经济贡献卓著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中国经济可以说是逆势增长,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发布的数据看,甚至超过了后发优势较强的印度。其原因是什么?

  曹和平:相较而言,中国决策层对经济周期的判断比印度要准确,政策组合切入其可能下行的时机点也比较好。如果用更为学术性的语言,就是宏观决策启用的多手段、多批次的稳健略偏宽松的货币政策(考虑到了过调后果)和财政政策(比印度经验多)实实在在地组合为一股可以抗衡经济下行的杠杆力量,预设性地矫正了下行的方向。

  回过头来看,中国经济有近40年的改革经验,其中宏观决策团队有30年以上的时间都在用这类总需求管理的操作方法,抗衡经济下行比寻找经济新增长动力机制的办法要多。这也许也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中国重夺经济增长第一的观察基础吧。

  其实中国已经不把增速第一放在宏观管理前沿的紧急点位置了。中国人均GDP达到3万元人民币(约5000美元段)后,经济进入了发展经济学所谓的中等收入阶段。更具宏观变量的内在组合逻辑,增速应该有所减缓,也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提及的经济转向新常态——从超高速向中高速增长区间过渡。同时,还应调整决策施力的方向,从“出口导向加投资拉动型”的力量组合向“需求导向加创新驱动型”的力量组合转变,或者称为寻找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机制。这时候,大家在思考,对应的宏观政策是什么?2015年11月,习总书记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思路。这应该是中国决策层、理论界、媒体和企业界等社会主导力量共同努力,习总书记审时度势,在适当时候取舍决策,国务院恰当出台配套政策的结果。

  2015年暑假,我们课题组调研了全国41个城市;2016年暑假,我们又先后走访了21个城市;刚刚过去的这个寒假,我们走访了8个城市。从对这些城市的一线调研实践中我们获得了一个综合性判断,即虽然各地经济换挡的方式不一,阵痛各异,持续时间长短不同,但从结构变迁的一维方向上看,经济增速稳定下来,向优化结构的“好”的方向上走是肯定的。

  和印度比起来,应该说,中国的决策变量更为优秀。当中央决策机构提出连续性、系列性保增长和调结构政策时,地方也大致按照这个方向走。中国决策变量在经济当中的引导性力量相对较强,抗衡经济下行周期的反周期力量的操作能力也比较强。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发展经济学角度,怎么看中国作为一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对全球经济的贡献?

  曹和平:据国家统计局1月20日发布的数据,2016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首次迈上“70万亿”台阶,达到74.4万亿元人民币。按可比价格计算,较上年增长6.7%。世界银行评估称,2016年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33.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评估数字为40%。

  应该说,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对世界范围的发展中经济体的贡献,证明了一种在政府主导下成功起飞并持续增长的模式。另外,随着经济增长,通过双边贸易,中国为这些国家的出口带来了中国的市场需求,为这些国家的进口带去了中国的技术。这在非洲、南美和东南亚表现得特别突出。

  作为新兴经济体,中国对世界的贡献,是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原来都认为,经济发展的驱动性力量是发达经济体。而现在,经济发展的力量是发展中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两个轮子的综合力矩在驱动。

  我们也许还可以问,中国经济对世界的贡献是怎么来的?有两个方面的源头:对西方发达经济技术的学习,对西方起源的关于发展理论的孜孜以求,对西方管理技术的借鉴等等;但更为重要的源头是,基于自己的资源禀赋构成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历史发展积累实际,借鉴西方沉淀的人类文明优秀成果,并将其改造运用于中国具体实践,找到了一套适用于自己的发展模式。为什么中国就能找到这套模式?实际上,中国数千年经济发展的分化组合和均衡收敛过程,为中国经济提供了一种“公共品—私人品”结构的历史遗产。这种遗产组合使得中国经济更多地具有正向的外部性基础。这正是中国经济模式不同于新古典经济模式的根源所在,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道路的合理性所在。换句话说,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还贡献了一种路径或者发展方向,而且实践证明这种方向是可行的,而不是像福山说的“全世界只有一条路,历史是会终结在美国那种制度模式”。中国经济进入结构优化改革阶段,中国经济对世界的贡献比增量贡献、速率贡献要多,更有很多无形的贡献和榜样的力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