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谈古论今
“宝玉挨打”片段传递了怎样的焦虑
2018年07月31日 09:43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柳岳梅 字号
关键词:宝玉;父亲;贾政;继承人;儿子;家庭教育;成人世界;贾雨村;红楼梦;家族

内容摘要:《红楼梦》中,“宝玉挨打”的片段描述了传统世家父子在教育观念和方式上的冲突,展示了成人世界的焦虑如何转化到下一代的教育中。宝玉到了阅读的年龄,父亲便为儿子亲定书目,并专门派人督促学堂先生依书而教:“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了: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气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贾府内外的人说起宝玉来都是“外像好里头糊涂,中看不中吃的”,将宝玉的言行视作“呆气”、“可笑”、“连一点刚性也没有”,“没人在跟前,就自哭自笑的”,“成天家疯疯癫癫的,说的话人也不懂,干的事人也不知”。成人与青春世界相撞激发出不合情理的结果贾政与宝玉父子彼此“不知”,也代表着成人世界与青少年世界的隔阻。

关键词:宝玉;父亲;贾政;继承人;儿子;家庭教育;成人世界;贾雨村;红楼梦;家族

作者简介:

  文学经典所书写的问题,在今天的时间面前仍然存在。《红楼梦》中,“宝玉挨打”的片段描述了传统世家父子在教育观念和方式上的冲突,展示了成人世界的焦虑如何转化到下一代的教育中。回看这段经典情节,可以进一步探究“不严不成器”,可以对当代家庭教育观念和方式进行再思考。

  “略可望成者”的人生

  被带向了既定的轨道

  教育下一代以延续家族繁盛,几乎是古今家庭相同的课业。正如贾雨村所说:“这样诗礼之家,岂有不善教育之理?别门不知,只说这宁、荣二宅,是最教子有方的。”

  可是,婴孩时期的“抓周”仪式上,粉脂香浓、钗环耀眼,味道和闪亮激发了幼儿感知世界的本能。宝玉抓取了脂粉钗环,父亲便有了嫌恶;婴孩渐长,父亲从“大不喜悦”到“嫌恶”直至“笞挞”,打得宝玉“面白气弱”、“动弹不得”、“由臀至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竟无一点好处”。这顿打并非因兄弟挑拨或他人告状上门的偶然而起,而是由家族危机引发成人世界焦虑转移到子女教育领域的必然。

  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亦有共性。在刘姥姥这样靠“打秋风”解决经济窘困的乡妪眼里,大观园一顿20多两银子的螃蟹宴足够庄户人家过一年了,但凤姐那句“大有大的难处”倒也并非矫情托词。富贵如贾府,繁衍至第三代赦、政辈,眼睁睁看着“钟鸣鼎食”、“诗礼簪缨”的家族渐露败落迹象,“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比经济窘境更堪忧的是,“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安富尊荣者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因此,无论是祖宗之灵如宁、荣二公,还是正在当家主事的贾政夫妻都不得安生。“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历史规律,触动了长辈的危机意识,也催生了培养家族继承人的焦虑。

  “未成曲调先有情”,子女尚在幼年,继承人的样板却早已在先:他必须承袭祖风、洞明世事、人情练达、“于国于家有望”。惟其如此,才能担负起护卫家族、传承祖业的责任。年高望重、累积丰富人生智慧的老祖母早就发现,满眼孙男弟女中“就只这玉儿还像他爷爷”。从此,这位“略可望成”者的人生被带向了既定的轨道。

作者简介

姓名:柳岳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